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社会文化 汽车资讯 法律在线 时尚新闻 旅游新闻 军事新闻 星声星语 热透新闻 体育新闻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文化 >
阅读新闻

北大荒猎趣:灰利是真正的狼狗它是狼的儿子狗中之王

发布日期:2022-05-11 12:23   来源:未知   阅读:

  1950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政治部解放一团五千余人在团长王世英的带领下开进亘古无人的荒野——北大荒,在这里建立起新中国第一个机械化农场——宝泉岭农场。

  北大荒自古以来就是蛮荒之地,这里沼泽遍布,荆莽丛生,水泡子(池塘)里有的是鱼虾蛤蟆,甚至徒手就可以把浅水泡子里的大鱼捉住;荒野中灌木茂盛鸟兽成群,野鸡大雁野鸭白鹤天鹅到处都是,这些大型水鸟在沼泽的芦苇丛中做窝产卵,老兵们开荒的时候经常能拾到各种鸟蛋。夏季的北大荒蛇兽成群,豹子、野狼、野猪、黑熊甚至还有老虎,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饭锅里,是当时北大荒真实的写照。

  北大荒的野兽多,狼尤其多。我的奶奶家是1955年来到北大荒的,奶奶说当时家里住在山脚下,晚上野狼就在山上嚎叫,父亲那时六岁了总想跑出去玩,奶奶怕他被狼叼走一刻也不敢离开。奶奶说她刚来到北大荒的第一个冬天,外面冷得她都不敢出去上厕所,晚上大烟泡(暴风雪)呼啸着抽打着窗棂,野狼在房前屋后不住的转悠嚎叫,甚至跑下来用爪子扒房门,奶奶吓得整夜睡不着。我的姥姥家是六零年来到宝泉岭的,来到生产队的第二天就分配了住房,房子长七米宽三米多,是用木材、草和泥修建的,当时有段顺口溜:四根柱,一根梁、一铺炕、两个窗,拉哈辫做大墙……母亲说那时烧的是柴草大灶,每天早晨天刚蒙蒙亮(黑龙江天亮的早,大概三点多一点)母亲就要起床到房后抱豆秸引火做饭,她经常能看到一条大白狼卧在豆秸垛里,母亲以为它是一条大白狗呢,她远远地挥舞手里的炉钩子大声吆喝,那只大白狼就从豆秸垛里跳出来走开,母亲便用炉钩子挠一抱豆秸抱走。有一天母亲起床晚了,邻居大嫂被那条大白狼吓到了,母亲才知道每天窝在豆秸垛里的白狗是条大白狼。母亲说在那个时代,猛兽出没经常伤人,尤其是狼,经常跑到生产队生活区咬伤人畜,是对人威胁最大的野兽,当时大人们是严格禁止那些年纪小的孩子们往野地里跑的,生怕被野狼叼了去。

  在那个年代国营农场是鼓励职工打狼猎熊的,许多职工攒钱购买了猎枪,业余时间外出打猎,经常会有猎人遇到狼窝捉住小狼,黑龙江的猎人是有用公狼和母狗培育狼狗进行狩猎的传统的,在当时的北大荒有很多这样培育出来的狼狗,我觉得它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狼狗。我小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条这样的狼狗,还和它有过一段时间的交集,下面就记述一下我对这条狼狗的记忆。

  我是七十年代末上的小学,当时宝泉岭设立了许多分校,我在分校上的学,三年级之后转到总校上学,班级也来了不少新同学。那时小学生放学都要排队回家的,老师根据学生的家庭住址把班里的学生分成几队,一到放学的时候,小学生们就背着书包排成一队回家,沿途还要唱些歌曲。当时有个新来的同学叫大江坐在我前面,他和我回家分到了一个队里。有一天下午放学大家排成一队往家走,走到大江家门前的时候看到一条青黄色的大狼狗躺在他家大门边慵懒地晒着太阳,那条大狼狗看到大江过来了就跳起来,它躺在地上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但站起来后立刻就觉得很威猛、显得很精神,大狼狗摇着尾巴上前和大江亲热亲热,我们那时十岁左右都是喜欢狗的,纷纷过来抚摸,那条大狼狗很温顺,对我们的抚摸并不反感,大家纷纷夸赞大狼狗长得好看。大江闻言便骄傲地说:“告诉你们吧,我家灰利是狼和狗配出来的,是真正的狼狗呢,可不像那些杂毛狼狗!”“大江,狼的尾巴是硬邦邦像扫把一样的,你家灰利的尾巴卷得这么高,哪里像狼了?”一个同学质疑。“灰利的妈妈是一条黄色的土狗,灰利的爸爸虽然是狼但他的外貌还是像狗多一些,所以他的尾巴才是卷的,小时候灰利是会狼嚎的,我爷爷听到后把他打了几次他才不敢再嚎叫了。”大江赶紧解释。“看灰利这么帅、这么乖,明明就是一条狗嘛,大江就是吹牛的!”一个同学怀疑道。 “灰利真的是一条狼狗,它的爸爸是一条灰狼,妈妈是一条黄狗,我要是骗人就是小狗!”大江认真地说。“大江,我相信你!你给我们讲讲灰利是怎么来的?”我和大江虽然才认识几天但关系处得很好,看他急了赶紧支持他。“我爷爷是在物资仓库打更值夜的,他有一只双管猎枪,经常外出打猎。有一次他外出打猎时掏了一个狼窝,带回家一只小公狼,爷爷又要了个小母狗,小公狼长大后就和小母狗生了一窝两个崽子,有一个崽子死了,活下来的就是灰利。”大江解说道。“那灰利的狼爸爸呢?”一个同学好奇地问。“那个小狼长大之后邻居们都害怕,我爷就把它吊死了,谁敢在家里养大狼啊。”大江答道。“大江,你就吹牛吧?看你家灰利这么乖,哪里像狼狗了?我家隔壁的那条杂毛狼狗,外人一摸就会咬人呢。”一个同学说道。“我爷爷是猎人,会训狗的,他已经把灰利训练成了猎犬呢,肯定很乖的,不信我让它练练!”大江马上发出指令,让灰利匍匐前进、蹲、卧、滚,还扔了一个口袋让灰利叼回来,看到灰利的表演大家好羡慕,都服了。

  我从小就喜欢猫狗,但我的父母都是教师,平时工作很忙,没精力养这些,我的心中一直很羡慕那些养狗的人,自从看到狼狗灰利之后我就觉得心里痒痒的,真的好想养一条这样的狗。之后每天上学的时候我都会故意去找大江一起上学,其实是为了和灰利这条大狼狗亲近。刚开始的时候我靠近灰利它就会瞪着我抽动嘴巴发出呜呜的低吼,它那双泛黄的眼睛很凌厉,真有些狼的样子,我吓得不敢再靠近。但只要大江出来了,灰利马上就会温顺下来,有大江在我摸摸它也是可以的。为了和灰利接近,我每次过来身上都揣着半块馒头,我一块块地掰开馒头喂给他,他渐渐地对我便亲热起来,大概一个月后,灰利看到我就会主动摇着尾巴靠过来和我亲近,我真是好喜欢这条大狼狗。灰利平时喜欢卧在大江家的院门前,行人只要不过于靠近它,灰利是不会理睬的,但狗子不行,只要有狗子经过灰利便会扑上去撕咬。我曾见过一条很大的狗看到灰利后试探着走过来,离着还挺远呢,灰利便跳起来扑了过去,那条大狗几乎瞬间就被灰利咬败了,夹着尾巴呜呜叫着逃跑了。大江说灰利凶得很,曾经咬伤过好多狗子,狗主人寻上门,爷爷狠狠地打了灰利几回,它还是凶性不改。

  有一天早上我去找大江上学,我站在他家院子外面大喊两声:“大江、大江!”狼狗灰利闻声便从院门边的狗洞里钻了出来,冲着我不住地摇着尾巴,我欢喜地上前抚摸他那顺滑的脑壳,掰了两块馒头丢给他,但这回他闻了闻地上的馒头却没有吃,我有些奇怪:那时养狗都是喂猪食的,狗子们平时难得吃一口馒头。这时大江出来了,手里拿着几根漂亮的野鸡翎递给了我:“昨个跟我爷出去打猎了,打下了两只野鸡,这几只漂亮的翎毛送给你!”“谢谢,大江,灰利怎么了,给他馒头都不吃了?不会是病了吧?”我接过野鸡翎有些担心地问。“嗨…没事的,昨个打猎灰利叼了几只野兔野鸡,爷爷把这些野物的内脏都奖励给它吃了,灰利吃了肉哪还有胃口吃馒头啊,饿几天他就不嘴刁了!”大江笑着说。我一听说打猎便好奇起来:“大江,灰利打猎很棒吗?”“那是自然啊,他可是野狼的儿子,追起兔子来速度快还特别灵活,每年都有不少人找到我爷,要用灰利配种呢。”大江得意地说。“大江,我听说找人借狗配种,配成了要送回一只狗崽子的?”我好奇地问。“是呀,你要是喜欢,我送个灰利的崽子给你!”大江拍着我的肩膀大气地说。我立刻开心起来,可是想到家里不让养猫狗便垂头丧气地说:“我妈说了,养活我们姊妹俩都很累了,不许我俩再要猫狗!”

  我记得开春的一天,同学约我早起跑步,那天我不到四点就起来了,从家里出来,就看到一群狗子从前面走过去,那时几乎每家都会养狗,这群狗子所过之处附近的狗子纷纷从院门旁的狗洞里钻出来加入,狗子们越聚越多,婉若大串联又有些像要开会的样子,我远远地看着感到很好奇。我走到街上,忽然看到这群狗子从对面缓缓走过来,这时它们聚了足有上百条狗了,我吓坏了,但知道现在可不能跑,不然被这么多狗子追上就得被乱狗咬烂了,我吓得站在路边不敢动弹,大气都不敢喘,估计脸早就吓变色了。这时狗子们已经走到我的面前了,一条大狼狗分开狗群走到我的面前在我的手心上舔了舔,我一看正是灰利,我高兴地摸摸灰利的脑门,那些狗子对灰利很尊重的样子,从我身边浩浩荡荡地经过,直到那些狗子都走了,灰利才冲着我摇摇尾巴扭身追上去,这时我才感到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条真理对于狗子也很适用,大江家的灰利是出了名的猛犬,但总是有不服气的。胖子的爸爸在公安局工作,他搞到了一条部队退役下来的军犬,那条军犬是外国品种,好像是德牧,这条狗的名字叫赛虎,它给我的印象是真的好大。胖子说那条退役军犬年纪并不算大,它在部队非常的英勇,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了伤,不适合继续做军犬了,才退役的。胖子自从得了退役军犬后,便带着赛虎将附近的猛犬都击败了,他听说大江家的灰利是用狼和狗配出来的猛犬就动了心思,上门找大江邀战,大江是个十岁的孩子,正是好斗的年纪,两人约好了便拉着狗出来相斗。

  约定的时间是晚饭后,大江特地叫上了我,他说和胖子打了赌,赌注是五个玻璃弹子。八十年代初玻璃弹子还是很奢侈的东西,我们这些小孩子玩弹球多用泥巴搓的弹子,五个玻璃弹子是很重的赌注了,我当时的全部家当还不到十个玻璃弹子呢。胖子和大江把狗拉到一块儿,还未说话这两个家伙就互相敌视起来,互相不服呜呜低吼,恨不得马上开咬。这两条狗在一块儿我才发现退役军犬赛虎比狼狗灰利要大一圈,看到他那只大嘴巴我就为灰利担心起来,但灰利却并不惧怕赛虎,呜呜叫着不住地向前扑咬,弄得大江几乎拉不住它,我赶紧帮着大家拉着狗绳。“大江,你家的灰利好菜啊,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胖子笑嘻嘻地挑衅。“哼,我家灰利是狼的儿子,向来以小博大,你把弹子准备好了,准备输吧!”大江强硬地反击。“切,小子,那咱就开始吧,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家军犬赛虎的威力!”胖子得意地吹嘘。“哼,小胖子,我家赛虎也不是吃素的!”大江也不肯输嘴。

  大江和胖子同时解开狗绳,两人一松手两条猛犬就斗在了一起。赛虎体型大力气也大,两条狗咬到一块儿赛虎便占了优势,但灰利速度快下嘴狠,阴着损着不断,片刻的工夫两条狗就咬的满嘴流血,胖子和大江都有点吓着了,之前他俩都是经常斗狗的,但从来这么凶险过,只一会儿的工夫两条狗就咬的满身的伤。“大江、胖子,别斗了,再斗下去这两条狗都得受重伤。”我看到灰利满嘴是血身上也被咬伤了好多处,心疼得很,忍不住劝和。胖子和大江也害怕了,赶紧吆喝赛虎和灰利,想将它们分开,但两条狗已经斗红了眼,哪是两个孩子能分得开的啊,它俩在地上绕着圈地扑咬翻腾,两条狗身上都伤痕累累了,但谁都不肯退却,战斗力好顽强。忽然灰利一口咬住了赛虎的脖子,无论赛虎怎么挣扎撕咬都不肯松口,赛虎疼得呜呜直叫,胖子吓得都快哭了,拿着棍子就去打灰利,大江这时也吓住了,他知道赛虎那可是军犬,而且胖子的爸爸是警察,这要是把赛虎咬死了,可不得了!大江赶紧也冲过去拼命地拉灰利,灰利这才松开了口。灰利一松口,赛虎就呜呜哀鸣着夹着尾巴跑掉了,胖子赶紧追过去。

  赛虎跑了灰利便安静了下来,我赶紧走过去,见赛虎身上血迹斑斑被咬伤了多处,耳朵都被咬豁了,真是好惨,大江看到灰利伤成这样也害怕了。我陪着大江拉着灰利回去,大江的老爸看到灰利伤成这样气的把他痛扁了一顿。

  第二天上学,下课间操的时候胖子灰溜溜地过来递给大江五个玻璃弹子,昨晚回家他也被老爸狠扁了一顿,他老爸还禁止胖子以后再出去遛狗。

  灰利打败了军犬赛虎,名气越来越大,小孩子们都说灰利是狼的孩子,是狗中之王。现在想来,灰利能打败比它体型大得多的军犬赛虎,它自身狼二代的血统起了很大的作用。野狼的耐力惊人更是凶残无比,狼被猎兽的铁夹子夹住后,经常会有野狼咬断前肢求生的案例,这需要何等的残忍!据说比特犬之所以凶猛就是因为痛觉神经少,撕咬中不怕疼,但哪只比特犬敢于断肢求生的?没那种本事,单靠不怕疼,遇到野狼就只会是盘菜。

  后来我家搬到了很远的地方,大约有一年多的时间没看到灰利。有一次我回来了,去找大江玩,灰利看到了我老远地就扑了过来,它站立起来用前肢紧紧地抱着我,摇着尾巴嘴里不住地发出呜呜地声音,我抱着灰利真是好感动,狗和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简单真挚……

社会文化   汽车资讯   法律在线   时尚新闻   旅游新闻   军事新闻   星声星语   热透新闻   体育新闻   社会新闻  
Power by DedeCms